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679章 断片儿的少女!

第2679章 断片儿的少女!

苏锐从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因此,听着这些男男女女从格子间里面毫不避讳的发出这种声音,他真的是不想让宇都巾夜再来这种场所了,虽然时代不一样了,男女的观念也不一样,但是……苏锐对宇都巾夜说了一句:“这对你的成长没有好处。”
可没想到,一直喊着要上卫生间的宇都巾夜,却脑袋一歪,已经在苏锐的怀里面沉沉睡去了。
人家压根就对苏锐的“教诲”充耳不闻。
“你不憋的慌了?”苏锐把宇都巾夜晃了几下,愣是没晃醒。
摇了摇头,他不禁说道:“也罢,也罢,姑且就这样算了吧。”
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苏锐没办法,便给张紫薇打了个电话。
“紫薇,你来帮我接个人。”他说道。
苏锐现在不想招惹什么桃花债了,但是,他知道,依据自己以往自带的那些“桃花”属性,估计要是再和宇都巾夜这样呆下去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情呢。
这个小丫头还太年轻了,苏锐可不想让自己“耽误”她的人生。
就在苏锐打完了电话之后,宇都巾夜竟然醒了过来,囫囵不清地说道:“我不要让人来接我,我要你亲自送我去睡觉。”
苏锐真想把这丫头给打晕。
过了没多久,张紫薇就来到了这里,她看着苏锐抱着一个姑娘,微微的笑了笑:“怎么,你一个人搞不定啊?”
“我还是慎重一点吧。”苏锐苦笑着说道,“毕竟还是个孩子。”
还好,这时候的宇都巾夜已经彻底的昏睡过去了,苏锐不主动撩妹,张紫薇自然不可能撺掇他去撩妹的。
对于苏锐来说,桃花运缠身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其实,他已经隐隐的有种感觉,现在的宇都巾夜把他当成了可以依赖的那个人了。
的确,放眼整个华夏,宇都巾夜都可以算得上是举目无亲了,也只有苏锐一个人算得上是她的“熟人”。
她毕竟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哪怕再早熟再傲娇,本身的属性也还是个少女。
哪怕聪明如苏锐,现在也没摸清楚这丫头今天晚上为什么会喝这么多酒。
苏锐亲自开车,张紫薇坐在后排照顾宇都巾夜,她已经安排好了酒店房间。
这个点儿,学校的大门早就锁了,女生宿舍也别想进去了,苏锐总不能带着一个醉醺醺的姑娘表演蜘蛛侠吧?
“把她抱上来吧。”张紫薇对苏锐眨了眨眼睛,那清澈的眸子里面带着一丝微笑。
苏锐的桃花运缠身,张紫薇并没有多少吃醋的意思,反而有种看热闹的心情。
她真的很想看一看苏小受如何解决人家少女心中这朦胧的感情。
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简单,可是,落到宇都巾夜这特定身份上,还真的有些棘手呢。
苏锐背着宇都巾夜,来到了房间门口,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立刻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转脸就对张紫薇说道:“谢谢你送我过来,再见。”
谢谢,再见。
这还真是言简意赅,干脆利落啊!
直接送客了!
张紫薇的微笑顿时凝结在了脸上。
她现在身处高位,察言观色看认识人的能力也是极强的,但是她却也看不出来这宇都巾夜到底是下的什么棋。
小妮子年纪看起来不大,道行却是很深啊!
看到张紫薇又犹豫着不动,这宇都巾夜竟然又补充了一句:
“我和苏锐还有事情要谈,你先走吧,紫薇姐姐。”
连“紫薇姐姐”的名字都喊出来了,这宇都巾夜到底喝没喝多?
她在今天之前和张紫薇并没有见过面,之所以能知道张紫薇的名字,也就只有从苏锐的电话里面才能够得知了。
所以,她之前醉醺醺的趴在苏锐肩膀上,真的不是在演戏吗?
张紫薇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明明是个还不到十九岁的姑娘,此时跟她讲话竟然有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苏锐说道:“让紫薇照顾你,万一你喝多了,我不方便……”
“呵呵,我又不会吃了你。”宇都巾夜忽然变得极有礼貌,她走到了张紫薇的面前,“紫薇姐姐,谢谢你,有机会请你一起吃饭。”
到了这种时候,张紫薇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再采纳苏锐的意见了,她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的,你们好好聊天,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说着,她还对一脸无奈的苏锐眨了眨眼睛。
“紫薇姐姐,再见。”宇都巾夜说道。
说完,她便挽着苏小受的胳膊进了房间。
张紫薇看着苏锐不断往后面伸脖子的样子,于是把手放在耳边,给他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也转身离开了。
张紫薇在走廊里走着,回想着先前发生的事情,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多,随后停下来,扶着墙壁,笑得浑身颤抖!
不过,在笑了一会儿后,张紫薇像是想到了什么,逐渐地收起了笑容,轻轻的叹了一声:“唉,谁都不容易。”
…………
而这边宇都巾夜进了房间之后,双腿一软,竟是直接往地上瘫去!
如果不是苏锐眼疾手快的话,恐怕这宇都巾夜直接就摔倒了!
“大小姐,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苏锐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刚刚在张紫薇面前还能保持清醒,怎么这会儿宇都巾夜就不行了?
后者指了指卫生间。
此时此刻,她眼中的最后一丝清明似乎也即将被醉意所湮没了。
原来,先前宇都巾夜在张紫薇面前真是在勉力支撑!她的目的就是要让张紫薇离开!她要和苏锐独处!
“我扶你去。”苏锐说道。
后者反而推开了苏锐,扶着墙,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卫生间,对于她来说,这也是着实不容易了,从大半个小时前憋到了现在。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听着宇都巾夜艰难的坐在了马桶上,叹了一口气。
他现在已经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孩子的心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五分钟后,宇都巾夜还是没有从卫生间里出来,苏锐敲了敲门,但是却没得到任何的回应。
“巾夜,你不会坐在马桶上睡着了吧?”苏锐不禁问道。
要是这样的话,这事情也太让人无奈了。
可是,宇都巾夜没有回答苏锐?,回答后者的是隐隐的哭声。
“你怎么哭了?”苏锐一下子有点乱,心情瞬间变得复杂了起来!
看来,宇都巾夜的状态和自己的想象真的差距不大!
宇都巾夜还是没有回答苏锐,哭声也一直被压抑着,看起来极为的伤心。
“唉。”
苏锐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门口等了一分钟,才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拧动了门把手。
只见宇都巾夜坐在马桶上,双手捂着脸,浑身都在颤抖。
这是真的伤心了。
苏锐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面对这种情概况该如何是好。
“是不是想家了?”他蹲下身子,问道。
宇都巾夜把手放下来,清丽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了。
她直接伸出双手,搂住了苏锐的脖子,后者感觉到自己的侧脸立刻被泪水所打湿了!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出声安慰道:“是不是想家了?”
“嗯。”宇都巾夜轻轻的应了一声,泪水却更加汹涌,但也仍旧几乎没有什么哭声。
“想哭就哭吧,不用压抑了。”苏锐轻轻的拍了拍宇都巾夜的后背。
后者便“哇”地一声哭出来了。
苏锐感慨地叹了一声:“唉,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面对这种情况,苏锐也没有再出言安慰,毕竟,宇都巾夜压抑了这么久,需要一次情感的彻底释放。
她是想家了。
来到华夏这么久,周围都是举目无亲的,宇都巾夜就算是再早熟,也仍就是个少女,她的心智也只是看起来成熟一些罢了。
也许是由于喝的太多了,哭了许久,宇都巾夜竟是趴在苏锐的身上睡着了。
后者摇了摇头,然后一只手抄过宇都巾夜的腿弯,另外一只手放在她的背后,准备将其抱起来放在床上。
然而,由于在宇都巾夜的身边蹲的太久了,苏锐的腿麻了,他不是没有感觉到腿麻,但是却低估了腿麻的杀伤力。
是的,即便他对身体内部的力量掌控已经到了极高的程度,但是仍旧抵抗不住腿麻的杀伤力。
于是,苏锐控制不住的一个后仰,然后抱着宇都巾夜仰面跌倒在了浴室的瓷砖上。
他的后脑勺也和地面亲密接触,发出了一声闷响,听着都感觉到很疼。
宇都巾夜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她望着苏锐,说道:“怎么了。”
此时,她和苏锐几乎是鼻子碰着鼻子,几乎就要亲密无间了。
苏锐简直要哭死了,大小姐,你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呢?
“你坐在马桶上睡着了,我这不是想把你给抱上床的么,结果一下摔倒了。”苏锐说道。
可是,宇都巾夜的脑袋很沉,似乎并不记得自己睡着之前发生了什么。
“什么马桶?”宇都巾夜问道,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这,只是十几分钟之前的事情!她竟然断片地全都忘记了!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体育下载 苹果版 亚搏体育取款 亚博体育官方网站下载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679章 断片儿的少女!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