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768章 嘴脸

第2768章 嘴脸

晓依的态度非常坚决,哪怕你是长老,本姑娘也不会让你一分的!
寸步不让!
哪怕搭上这条命,我也要和你们拼了!
徐静兮同样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她也出声了:“天心长老尚未走远,你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她会心寒?”
停顿了一下,她又说出了胡天福最为忌惮的一个事实:“而且,天心长老此次去云游四海,并不是意味着就此一去不回,她若是回来,看到自己的传承竟然被峨眉山的掌门和长老亲手断绝,她会采取什么做法?”
停顿了一下,徐静兮又说道:“而且,我相信,你们远比我要了解天心长老,她接下来的做法并不会在你们的意料之外。”
徐静兮的话语初听起来并不强势,可是,却也能够产生掷地有声的效果!
是啊,如果峨眉的人把无尘刀和天心刀法给抢了的话,那么,倘若此时被露天心知道,定然会回来大闹一场!
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峨眉上上下下根本没人能够阻拦的住怒火中烧的露天心!
露天心极具个性,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年轻的时候在江湖上就有着“女魔头”的称号,她已经二十年未出手了,谁也不知道这位太上长老如今武功究竟进展到了怎样的境地!
因此,徐静兮的这一番话,算是真真切切的说到了点子上,甚至,这一番话比苏锐的威胁要更具攻击力!毕竟,杨重楼和胡天福并不惧怕苏锐那看起来跟吹牛-逼没什么两样的威胁,但是,他们是真的很忌惮露天心。
这位太上长老一旦发起飙来,那么后果可真是不敢想象!
可是,无论是胡天福,抑或是掌门杨重楼,他们都没有想过,一旦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暴怒起来,所造成的后果可能比露天心要恐怖几十倍!
当年首都一夜,五大世家几乎是流血漂橹,而现在,峨眉当权者的行为已经把这个名山大派带到了危险的边缘!
苏锐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实话实说,我还真的不担心峨眉派敢来强抢我的东西。”
我不担心,真的不担心。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补充了一句:“别说是峨眉,就算是你们江湖世界联起手来,也别想成功。”
就算是整个江湖世界联手,也别想成功?
胡天福一声冷笑:“好的,我就喜欢见到这么自信的人,而且,我很想试一试。”
说这句话的时候,胡天福浑身的气势开始缓缓地升腾了起来,犀利之中蕴含着强悍的压强。
徐静兮对武功一窍不通,晓依的身手也只是停留在“强身健体”的阶段,一下子感受到胡天福的气势变化,她们的面色微微的变了变,开始有些僵硬起来。
晓依强忍着压力,咬着牙说道:“胡长老,您还真的准备动手强抢无尘刀啊?如果你真的敢破坏师父的传承,那么我拼了命也要将此事汇报给师父!”
不远处,峨眉的众人都没有上前,但是他们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一些眼色活络的实权人物,已经开始暗中吩咐人去找高手前来了,万一掌门和胡长老动手,那么也好有个照应。
不过,在这些人看来,掌门和胡长老简直能够称为峨眉派内如今战力最强的人了,如果遇到了连他们都搞不定的人,那么派来再多的高手也没有用处。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想到,苏锐即便是不拔刀,杨重楼和胡天福不一定也能稳赢的。
然而,在胡天福的气势压迫之下,苏锐却仍旧能够微微一笑,继续保持着不动声色!
他的面色没有半点僵硬,笑容也仍旧如常,只是他眼里的嘲讽之色要更加浓重一些!
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再一次在空中产生了激烈的火花!
望着眼前的年轻男人,胡天福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似乎是有点发疼。
其实,无论是眼光,还是气势,这都是无形的伤害,而这种无形的东西却让胡天福感觉到非常不舒服。
似乎,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杨重楼看着眼前的情形,微微一笑,说道:“苏小友,这件事情可能有点误会。”
他这么一句话说出来,让现场的气氛开始缓和,而苏锐和胡天福各自挪开了眼神,他们目光交汇处的火花自然也消失了。
苏锐同样报以微笑:“哦?杨掌门,不知道你对误会的理解和我是不是有一些区别,峨眉派想要强抢无尘刀和天心刀法,我可不认为这里面有误会。”
“不,我们尊重天心长老的每一个决定,更何况,这还是她老人家的传承。”杨重楼说道。
他剑眉星目,外形和气质极佳,说起话来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好感。
不过,经过了刚才的事情,苏锐和徐静兮甚至是晓依,都对此人有了很深的戒备之心。
苏锐微微一笑:“杨掌门,我想,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出来先前是怎么回事,你觉得呢?”
他这话似乎不好听,但却是事实。
胡天福先前的行为确实是要强行把无尘刀和《天心刀法》给留下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听了苏锐的话,胡天福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胡长老也是出于关心,我们毕竟是峨眉派的人,想要最终确认一下天心长老的传承罢了。”杨重楼说道,“如今,既然一切都好,那我们也就放心了。”
苏锐微微有些愕然,然后摇头嘲讽的笑了笑:“杨掌门,您今天真是让我开了眼了,见识到了睁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
听了这话,胡天福怒道:“放肆!你怎么说话的!”
杨重楼却微微一笑,伸手拦住了胡天福:“并不是你所理解的那样,我都说过了,这一切都是误会。”
苏锐也不想跟他多做纠缠:“既然是误会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下山了?”
杨重楼说道:“要不在这里吃个午饭再走吧。”
苏锐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丝毫不给面子地说道:“不不不,我想我还是快点走吧,不然生命安全都成问题。”
这句话里面可是有着浓浓的讽刺。
胡天福很愤怒,可再愤怒也没办法,毕竟苏锐所说的是事实——他先前的确是想过“杀人越货”来着。
杨重楼的脸色看起来仍旧如常,说道:“慢走。”
苏锐微笑着说道:“好的,希望你们也不要再打无尘刀和天心刀法的主意了。”
这最后一句话,无疑是相当于警告了。
“走吧。”苏锐拉着二女,说道。
晓依深深的看了掌门人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从此之后,她再提起这座山,曾经该有的亲切感,就会被灭掉了一大半。
徐静兮和晓依上了车,而苏锐在坐进了驾驶座之前,还转过身来,亲切的给峨眉山的众人摆了摆手。
他这样子,又把胡天福给气的差点吐血。
看着车子缓缓离开,胡天福说道:“掌门,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不然呢?”杨重楼说道,“你以为天心长老那么简单吗?把毕生最珍贵的两样东西给了这个年轻男人,她接下来会没有一点后手吗?”
停顿了一下,她又说道:“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普通,可是你觉得,他会没有一点底牌吗?”
胡天福很不服气地说道:“可这里是峨眉山,就算是他的底牌再多,也施展不出来的。”
杨重楼想着先前苏锐说过的那些充满了威胁性的话语:“谨言慎行吧,而且,天心长老临走前的决定,我们还是要尊重的。”
胡天福还是有点不甘心:“可是,无尘刀和《天心刀法》可谓是峨眉至宝,就这么被带下山去,掌门,你真的甘心吗?”
“我说过了,要尊重天心长老的传承。”杨重楼说道,“此事暂且观望一下。”
“暂且观望?”
胡天福从杨重楼的话语之中听出了回转的余地,于是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其实,掌门也是不甘心啊。”
杨重楼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胡天福的随从连忙上前,说道:“长老,咱们怎么办?这峨眉至宝,可不能被外人带下山去!”
瞥了他一眼,胡天福慢慢悠悠的说道:“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会不知道?掌门会不知道?”
“可是现在……”
随从听了胡天福的话,满头雾水。
既然你们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放那个年轻人下山呢?现在峨眉的人那么多,如果一拥而上的话,就算是车轮战,也能够把对方给生生熬死的!
胡天福淡淡的说道:“掌门的思路更清晰一些,毕竟,我们不能做的太直接了。”
停顿了一下,他补充了一句:“而且,关键是,天心长老可能尚未走远。”
这句话绝对是关键了,也是胡天福最忌惮的事情。
他虽然武功很高,但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和天心长老相提并论。
…………
在车上,晓依和徐静兮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其实这种事情,适应了也就好了。”苏锐知道她们为什么而沉默:“换我是峨眉掌门,也不会甘心无尘刀和天心刀法就这样被带走的。”
晓依摇了摇头:“可是,他们的嘴脸,实在是恶心……”
“不要怕。”苏锐笑了笑,说道:“你要习惯,因为,接下来更恶心的事情,可能还在后面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丝精芒。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体育下载 苹果版 亚搏体育取款 亚博体育官方网站下载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768章 嘴脸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