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820章 天下第一受

第2820章 天下第一受

苏锐此时的表现,真真正正的坐实了他“苏小受”的称呼。
当周安可拉开浴室门的那一刹那,经常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苏大英雄,彻底的本性暴露,发出了一声几乎不会在男人身上听到的尖叫。
嗯,还是超高分贝的那种。
就连周安可都被这一声尖叫给吓的一个激灵,然后傻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情形,彻底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
“你……你怎么进来了?”苏锐用手挡住不能比人看到的地方,在水汽之中瑟瑟发抖,宛若风中的一朵白莲花。
周安可的已经被苏锐那声尖叫给惊的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闭上眼睛,她那平日里满是柔波的眼中竟是流露出来茫然的味道:“这……不是你找我来的吗?说什么提供擦背服务?”
“擦……”苏锐说完了第一个字,觉得稍稍有点不太妥当,然后又补充了一个字,“背……”
周安可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对,没错,就是擦背,你让我进来的。”
“然后你就进来了?”苏锐瞪大了眼睛,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相信。
他都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表情多像徐静兮胸前的海绵宝宝。
“对啊,然后我就进来了。”周安可很认真的回答。
事实上,周安可并不知道的是,她站在浴室门外,对苏锐说的那一声“你把浴巾围上”的话,由于声音小,再加上浴室里面全是哗啦啦的水声,因此根本就没能传入苏锐的耳中。
于是乎,在大眼瞪小眼之下,苏锐捂住自己不可告人的地方,无助的发出了第二个音节。
不过这个音节并不是尖叫了,而是哀叹。
“这不公平!”他说道,一脸的愤愤不平。
“为什么不公平呢?”周安可又问道。
苏锐继续无奈:“你看了我,我又没看你,还有,你为什么还不闭上眼睛?”
周安可本来大脑处于一片空白的茫然状态,可现在经苏锐这么一说,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仔细的盯着对方看了一下,俏脸腾的一下红了个透,温度也一下子上升了起来!
她本能的想要闭上眼睛,可是此时此刻,望着苏锐的小受模样,周安可忽然觉得……这件事情简直有趣到了极点。
她先前还有点心猿意马的旖旎心思呢,此时看到对方这么说,反而努力忍住闭上眼睛的心思,同时,好好的打量了一下苏锐的……身体。
这流畅的肌肉线条,看起来充满了力量,但是,力量归力量,苏锐此时的姿势实在是不怎么阳刚。
毕竟,这种夹着腿捂着裆的样子,让人怎么看怎么想喷饭。
于是,周安可的笑意便彻底的盖过了羞意,捂着嘴,笑的浑身颤抖。
苏锐想要转过身,觉得有点不太合适,他还想着扳回一城呢:“要不,你进来给我搓个背?”
“不要。”周安可笑着说道,“身材不错,继续保持。”
说着,她便把门给关上了。
本来是真的可以擦个背的,不过,此时周安可觉得自己都要被苏锐的小受模样给搞得笑岔气了,哪里还有什么旖旎的气氛呢?
苏锐看着被关上的浴室门,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被遮挡住的小腹,说道:“就这么把门关上了?这是哪一出?”
周安可靠着浴室门,捂着胸口,她觉得……那头乱撞的小鹿,此时大概已经撞死了吧。
…………
磨蹭了半个多小时,苏锐才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这家伙也真是“受”到了极点,还没从先前的状态之中调整过来呢,竟然是两条腿夹着走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刚刚在浴室里面和周安可表演了角色互换呢。
看着苏锐的样子,周安可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
“我把你看光了,要不要对你负责呢?”她坐在沙发上,笑的直不起腰来。
苏锐觉得自己羞愤到了极点了,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坐在了周安可的身边,然后伸出手来,按住了对方的肩膀,猛然喊了一嗓子:“来啊,对我负责!”
周安可被苏锐压在了身子下面。
看起来,某人貌似要雄起了?
她的鼻尖距离苏锐也就只有一公分的距离,看着他那滑稽的样子,她继续拍着沙发笑个不止。
真是难得见到这个来自于江南水乡的姑娘露出这样的笑容,她平日里的笑容都是浅尝辄止,何时会像现在这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女生在寻找男朋友的时候,最起码的标准就是——能让自己笑。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的女生,在几年之后,绝大部分都后悔自己的选择了。
精神的愉悦才是永恒的,永远高过物质上的快感。
而苏锐虽然现在“剑走偏锋”,但此时周安可确实是开心到了极点。
只是,笑着笑着,她的俏脸红了。
“好啊,我对你负责。”
周安可的呼吸变得略微急促了起来,觉得里面那头已经撞死的小鹿又行将复活了。
她看了看苏锐的嘴唇,然后闭上了眼睛,把下巴微微地往上面点了一点。
只是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便让她的嘴唇碰到了苏锐的嘴唇。
对于周安可来说,这是实质性的一大步。
尽管苏锐已经回了好几次莲塘镇,冒充了好几次周家的姑爷,而苏家人也拉着周安可强行坐在一起,甚至还送出了那可能有着好几份的“传家宝”。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被绝大多数人所“认可”了,没有人怀疑这一对男女之间的关系,但是也只有他们知道,无论是周安可,还是苏锐,都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哪怕是蜻蜓点水的一吻,此时都显得弥足珍贵。
这对周安可来说,是绝对勇敢的一步。
她一直都是个软软糯糯的姑娘,她喜欢写毛笔字,喜欢把心事藏在那充满墨香的宣纸上,她恬静若水,不争不抢。
可是,有些事情,总是要争取的,有些人,更不能错过。
更何况,对方是苏小受。
周安可如果不主动一点的话,那么苏锐极有可能装傻充愣好几年……依着这货的性格,绝对能干出这种事情。
在自己的嘴唇轻轻碰上苏锐嘴唇的那一刹那,周安可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电流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流过,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出来。
在第一次带着苏锐回到周家大院的时候,是两人的“订婚宴”。
那一次,苏锐被莲塘镇的所有青年才俊轮番敬酒,周安可也沉醉在那一晚的气氛中,沉醉在满室的大红色中。
而现在,这个男人,就在她的面前。
嗯,确切的说,这货是正在撅着屁股,趴在她的身上。
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温度。
而苏锐呢?
小受同志每每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展现出自己外强中干的一面来,此时当他感受到周安可的柔软嘴唇之时,脑海之中霎时变得一片空白,全然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该要做些什么。
以周安可的勇气,做出这么一个动作来,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虽说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却把她的心情给表露无疑了。
这是她对生活的所有热情与希冀。
“苏锐,我好喜欢你。”周安可在心中说道。
看着苏锐,她的眼神亮晶晶的。
苏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而后道:“刚刚你在干什么?”
他的大脑不受控制,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周安可的俏脸红的发烧,苏锐这一招发的莫名其妙,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招:“是啊,我刚刚在干什么?”
苏锐看着她的眼睛:“你好像是在亲我。”
周安可努力地使自己的目光没有任何的躲闪:“对啊,有问题吗?”
初吻就这么给出去了。
突如其来。
没有一点点防备。
周安可这完全是遵循内心的指引,在她看来,这是自己一直都想要做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后悔。
“苏锐,我的梦想,就是你的样子。”周安可的脑海里面闪过了这句话。
然后,她轻轻的说了出来。
苏锐听了这句话,身体轻轻一颤,眼光从微微茫然的状态,开始变得柔软了起来。
同样的,从第一次遇到周安可,所经历的一幕幕,开始在苏锐的脑海之中回放了起来。
“你刚刚说什么?”苏锐看着周安可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容,轻声说道:“我有点没太听清……”
“要不要再说一遍呢?”周安可那红通通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可以,还是再说一遍吧。”苏锐的目光下移,从周安可的眼睛处挪到了她的嘴唇上。
看着这弧线清晰的柔软红唇,苏锐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点急促了起来。
“那……我真的说了?”周安可看着苏锐的神情,眼睛里面满是柔情。
“嗯,说吧。”苏锐盯着对方的嘴唇,说道。
“好,我就再说一遍。”
于是,苏锐便看到,周安可的红唇再一次的朝着他贴了上来。
两只藕节一样的白皙手臂,也揽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次的持续时间似乎比之前稍稍长了两秒钟。
以周安可那毫不存在的接吻技巧,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感觉怎么样?”她小声问道:“这一次听清了吗?”
“还没有……我好像有点聋了。”苏锐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声音似乎有点艰难,“要不,你多说几遍?”
——————
PS:第二更估计要晚一些,晚上到家更新。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体育下载 苹果版 亚搏体育取款 亚博体育官方网站下载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820章 天下第一受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