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860章 死者身上的一封信!

第2860章 死者身上的一封信!

苏锐现在的身体感觉到了清晰的冷意。
是的,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想象。
似乎有一张无形的网在他的身后张开,那网上的孔隙细致而紧密,让人根本无从逃离。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差了。
苏锐想起来了一些从前的事情。
七年前,自己还在绝密作训处的时候,确实是执行过这么一次任务,那一次,他们配合当地的缉毒警察,要捣毁一个制毒贩毒窝点。
这是一个隐藏在山林之中的小型加工厂,毒贩的防备非常严密,苏锐他们当时遭遇了顽强反抗。
也就在那时候,他击毙了好几个人,估计其中就有这个何大源的老婆和姐姐。
那一次行动,何大源好像并不在现场,而在一年后,他才因为抢劫而被判刑。
此时,汪泽龙分析着卷宗,觉得这何大源也是极大概率的参加了制毒贩毒,既然老婆和姐姐都是其中的主要成员,那么他没道理不知情。
甚至说不定这何大源就是个隐藏的毒枭呢。
可是,这毒枭怎么至于会沦落到因为抢劫而被判刑?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苏锐冷冷的说道:“七年前的任务是绝密的,绝密作训处的事情怎么会被泄露出去?”
这时候,苏锐的脑海里面再度闪过了何大源在临死之前所说的话——“你的身边,有内奸!”
“是啊,这也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汪泽龙说道,“绝密作训处的任务保密等级都很高,如果说泄露了部分消息,那么也只能是当地的警察泄露的,但是,我认为这一点的概率也很低。”
“概率确实很低。”苏锐努力回想着当时所经历的情形,而后说道:“当时执行任务的时候,边境的缉毒警察也牺牲了好几个。”
汪泽龙想了想,又说道:“会不会是毒贩的人打入了我们内部?”
“基本不会,你当这是无间道呢。”苏锐说着,眉头狠狠的拧在了一起:“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该泄露,尤其是……何大源的老婆和姐姐是我击毙的,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多少人知道,对么?”
“是啊。”汪泽龙说道,“而且这件事情都那么久远了,按理说根本不该被翻出来……”
“所以,还是有内奸!”苏锐眯着眼睛,“那次执行任务,当地警局是不知道我们的姓名的,甚至我们的脸上都涂着油彩,连长相都没有暴露,这个何大源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认出我来?”
回想着先前所发生的事情,苏锐绝对可以坚信,这个何大源确实是认识他的。
不仅认识,还知道苏锐击毙了他的老婆和姐姐。
这确实是血海深仇了,可是,站在苏锐的立场上面,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除掉这个毒品加工厂,能拯救多少人?
在开枪的时候,苏锐完全没有半点怜悯。
可是,到底是谁泄露了真相?
这让苏锐的心底非常难受。
他宁愿去面对前方无尽的枪林弹雨,也不想总是有这种暗箭从身后射来——这可是冷不丁就能要了性命!
而且,苏锐能够感觉到,这个何大源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敌人在刻意安排下所出现的结果!
那么,这是不是敌人在暗示苏锐,暗示他不要再查下去了,否则等待他的将是无穷无尽的报复?
“锐哥,要不要我先暗中排查一下……”汪泽龙说道。
“都是朋友,都是战友,怎么查?”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
随后,他的身体内部涌出了深沉的无力感。
汪泽龙那边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苏锐刚刚所说的那句话,实在是太沉重了。
是啊,都是朋友,都是在战场上可以互相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这怎么查?根本就无法入手!
苏锐真的不愿意去调查自己的战友,这都是鲜血和汗水所形成的坚固友谊!
更何况,这些年来,那些绝密作训处的战友们也牺牲了不少,他们都是为这个国家而牺牲的,都是英雄,都是烈士!
苏锐此时此刻头痛欲裂,简直想撞墙。
敌人……实在是太狠了。
这敌人好像是隐藏在黑暗之中,悄悄的张开巨口,伸出那恐怖的舌头,然后朝着苏锐吞噬而来。
“这件事情,暂且不要告诉任何人,只有我们两个知道,要保密,严格保密。”苏锐收回了思绪,对汪泽龙正色说道。
挂了电话,苏锐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不是小事。
那个神秘的幕后黑手好像是在向苏锐传达一个讯息,那就是——他不仅要把阿波罗的太阳神殿给搞乱,也要把苏锐的老战友圈子给搞乱!他要让苏锐认为谁都不可信,谁都是值得怀疑的!
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心理战术,如果没有亲身经历的话,绝对想不到这战术究竟是多么的可怕!这会让人毛骨悚然!
“给我倒杯水。”苏锐说道。
黄经纬连忙去给他倒了杯水,苏锐一口喝光,然后喘着粗气说道:“再来一杯……”
“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显得有气无力的?”黄经纬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苏锐的额头。
苏锐一偏头就躲开了:“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心累。
这是对苏锐精神状态的强烈打击。
那个幕后黑手看起来比想象中要更难对付,天知道他从什么时候起就开始针对苏锐进行了布局!
苏锐似乎只是在为柯凝讨回公道,但是,他顺着这条线挖下去,越挖越恐怖,越挖越惊心!
那不可告人的阴谋,已经在他的面前渐渐的展开了!
而除了真相之外,那强烈的惶恐感似乎也随之传播开来!
还好,苏锐现在并没有把这个消息散出去,他谁也不告诉,选择了独自承受。
太阳神殿不能乱,人心更不能散。
可是,苏锐不传播,那么倘若幕后之人把“有内奸”的事情四处散布,又该怎么办?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苏锐很烦躁。
如果真的有内奸,那么苏锐恐怕任何时候都不能够安心了,恐怕在制定所有战术的时候,都要严格提防着泄密了,甚至在睡觉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防止别人从睡梦里面把他给干掉……这样活着,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那幕后黑手所放出来的这一招,有着太强的杀伤力了。
而且……这件事情恐怕是瞒不住的。
看来,柯凝的事情还只是个引子而已。
可苏锐绝对不会相信,如果自己不去给柯凝讨回公道的话,这个幕后黑手就会放过自己。
而现在,苏锐的心里面又产生了一个疑问,那就是——欺负柯凝的那个人,和这个在背地里给自己制造阴谋的人,是同一个人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这更像是有种人格分裂的前兆,如果不是的话……貌似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本来以为首都的局势已经逐渐平稳,自己也可以慢慢的把主要精力转移到西方黑暗世界上面来,可是现在看来,国内的局势并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是根本未曾平静过!
“总不能这么一直被动下去。”苏锐并不是那种会因为某件事情而颓丧很久的人,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他振作起来。
在短暂的烦躁过后,苏锐就已经开始调整情绪、思考对策了。
“不管有没有内奸,都得想个引蛇出洞的法子才行。”
黄经纬又给苏锐倒了一杯水,站在旁边,她噘嘴摇头:“我都不知道怎么能帮到你,要不,你告诉我那人是谁,我去色诱他。”
“就凭你,还色诱……”苏锐摇头笑了笑,随后低头瞥见了黄经纬的领口,于是又转变了口风,“嗯……那说不定你还真能成功。”
黄经纬嫣然一笑,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满是自信的说道:“当然,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
她还特地把那个“小”字咬的很重,看来这妮子还是对苏炽烟当初的评价耿耿于怀啊。
苏锐差点没吐血。
不过,经过黄经纬这么一闹,他那烦躁的心情也消解了不少。
“话说,要是真能知道那人是谁,就好了。”苏锐喝了一口水,“还是当面硬怼来的痛快啊,这总是躲在背后放冷枪冷箭的算是怎么回事?”
“是啊,一点都不光明磊落。”黄经纬撇了撇嘴,一脸的鄙视,随后她想了想,又说道:“或者,我找我老爸帮忙,让他给调查调查?”
“不,完全不用。”苏锐说道,“以你老爸的身份,并不太适合搀和到这件事情里面来。”
苏锐对黄伯容的印象极好,无论是能力,还是人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梓曜的声音忽然响起来了。
“大哥,你看看,我们从这个何大源的外套口袋里面找到了一封信。”
在说这话的时候,黄梓曜的面色有点白,嘴唇很干燥。
这和这大男孩平日里的气质有点不太相符合。
“怎么回事?”苏锐不禁皱了皱眉头。
黄梓曜一贯有着和他年龄不相符合的淡定,平时根本不会表现出这样的状态。
“你看一下信封就知道了。”黄梓曜把信递给苏锐,“我们都还没拆,光是这信封,就已经……”
苏锐看着这信封,眉头立刻狠狠的皱了起来!
因为,在这信封之上,写着四个字!
这四个字就是——苏锐亲启!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体育下载 苹果版 亚搏体育取款 亚博体育官方网站下载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860章 死者身上的一封信!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