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020章 孽徒!

第2020章 孽徒!

“恭喜师父更加精进了!”

一个男人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一看到张不凡那平静的眸子,再听到后者那绕梁不散的声音,立刻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毕恭毕敬!

无论是目光,还是声音,都是张不凡实力精进的体现!

在这种年纪,在这种高度,还能取得如此的进步,这简直太难得了!

然而,这绝对不是苏锐希望听到的消息!

“外面发生了什么?”张不凡淡淡的问道。

即便枪声仍旧在不断的响起,但是张不凡好像对此完全无感,似乎是完全的置身事外。

“师父,貌似是柴山那边出了点状况,我现在还不清楚具体的细节,已经派人去查看了。”那名徒弟回答道:“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柴山……”张不凡转向了那座柴山的方向,虽然面前有堵墙,但是他的视线却好像能够穿透墙壁,看到现在发生的情景。

至少,这名徒弟就是这样认为的。

看到师父沉吟不语,那名徒弟说道:“师父,会不会是白莺她……”

“这个孽徒,又来添乱了么?”

孽徒!这就是张不凡现在对夜莺的称呼!

张不凡淡淡的自言自语,他并没有立刻下决定。

那名徒弟的心已经跟着提了起来,说实话,他是夜莺的师兄,从小到大都是和夜莺一起长大的,自然是想要维护这个师妹,但是在师父的重压之下,他根本不可能说出为妹妹求情的话来。

而且,现在枪声已经响起来了,夜莺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回头路……若是枪声造成了翠松山弟子的死伤,那么摆在夜莺前面的,就将是一条绝路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说明夜莺真的有“勾结”外人!

是的,就是勾结!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怎么可能会有枪声响起呢?

现在,这个师兄特别害怕师父会发怒,如果他出言替夜莺解释的话,说不定师父他老人家会怪罪下来,到时候他就要成为被迁怒的对象了!

他不禁想到了那次造成师父张不凡震怒的炮轰,上次是炮,这次是枪,难道说,今天的翠松山又要经历一次地震吗?

不过,出乎这名徒弟的预料,张不凡在说出了“孽徒”二字之后,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就这样面朝着柴山方向,静静的站着,目光平静如水。

这枪声并不算猛烈,张不凡也能够从枪声之中分辨出来,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人在开枪罢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戒律堂那边还应付不了的话,那简直和废物无异了。

只是,这一次开枪者是谁?

难道说是苏锐吗?

一想到这个名字,张不凡便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说实话,他以前对于苏锐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恶感,只是不喜欢这个行事十分张扬的家伙。

是的,张不凡一直都是特别传统甚至是特别固执的,在他看来,华夏的“传统”都是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东西,完全不需要所谓的创新,只要遵循就可以了。

所以,张不凡认为师者如父,师父的话不分对错,都必须要听,否则就是大逆不道;他认为婚姻大事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年轻人如果自由恋爱,那就是不孝不仁……诸如此类的很多观点,都是如此的落后。

而这种因循守旧,在张不凡的眼睛里面,却是再正确不过的了,他甚至没有对此产生过一丁点的怀疑。

所以,张不凡这人并不坏,他之所以和苏锐成为了敌对的双方,完全会因为站在了不同的立场上面,但尽管张不凡的本质不坏,但是他的性格方面也还是有着一些缺陷的——他很固执,固执到了极点,甚至于说到了偏执的地步!

不过,最近张不凡在实力精进之后,他的心态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夜莺是他的弟子,张不凡也不想将之逐出师门,毕竟,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情,并不是除了黑就是白的,遇到事情也不用一直都是如此的激烈。

所以,他准备给夜莺机会,也基于这样的想法去做了。

五年的闭门思过,这就是张不凡对徒弟的“宽容”。

说起来,这宽容还真的挺具讽刺意味的。

真够宽宏大量的。

在张不凡看来,夜莺确实是有错的,在花花世界之中被尘埃迷住了眼睛,只要回到翠松山,静下心来一段时间,就能够认识到她自己的错误了。

只要夜莺能发自内心的认识到错误,那么张不凡是不准备把她给关上五年的,低头认错之后,最多一年,就会把她给放出来。

在张不凡的眼中,用一年的时间,足以磨砺一下夜莺的傲娇性子了。

可是,不得不说,张不凡把这件事情想象的太美好了点,这种想法也把他的自我给表现到了极致。

他的徒弟夜莺似乎也遗传了他的固执。

夜莺拒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从开始到现在,在夜莺看来,她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遵循本心的,没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她的决定。

师父和苏锐之间的不睦,那是他们的事情,夜莺不想把上一代的事情给嫁接到自己的身上。

而且关键问题在于,夜莺从一开始也是和苏锐处于敌对状态的,但是这种敌对状态没多久就已经结束了——和苏锐接触了几次,夜莺发现,这个比自己还要傲娇的家伙远比其他的男人要更有风度,也更有魅力,她也渐渐的有了自己的主张。

所以,别说是仅仅一年了,就算是给夜莺十年时间,她也会拒不承认自己做错了。

夜莺就是这样,哪怕在墙上撞得头破血流,最终也不会回头,而是会硬生生的把墙给撞倒。

“师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名徒弟壮着胆子问道。

然而,张不凡并没有给出什么具体的答案,而是一阵沉默。

其实这沉默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那个徒弟看来,这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十分难熬。

终于,张不凡开口了,然而却说出了一句让那徒弟非常震撼的话来。

“孩子们都长大了。”张不凡说道。

那徒弟听了这话,完全摸不准师父到底是怎么想的了,难道说他要放夜莺一马?

可是,如果放了夜莺的话,那些有可能被枪声打伤的师兄弟们又该怎么交代?

“但是,”张不凡话锋一转。

这一声“但是”,让那个徒弟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这两个字之后的话语才是重点!

“但是,无论怎么长大,翠松山的规矩不能打破。”张不凡淡淡的说道:“要是每个人都这样,为了追求个人的利益而无视规矩的话,那么翠松山得乱成什么样子?”

毫无疑问,这句话给整个事件定下了基调!

在那徒弟看来,以师父的固执心性,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么夜莺这件事情注定是别想翻身了!

虽然师父的话语非常的轻淡,但是这徒弟却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寒意和威严!

这威严很快就转化成了威压,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而此时,枪声还在接连不断的响起!

“今天,白莺不能走。”张不凡负手而立。

这几个字,几乎相当于对夜莺的“宣判”了!

伴随着张不凡吐出了这几个字,整个翠松山都将进入一片忙乱之中!

…………

此时的夜莺还不知道师父说出的话,当然,就算是她人不在翠松山主殿,也同样能够猜到师父他老人家有多么的震怒。

但是,现在的夜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张不空的大徒弟杜起名已经追了过来!

“大胆白莺,敢这样背叛翠松山,要是今夜让你走了,我等颜面何存?”

杜起名的这一声吼,似乎并不比枪声弱上多少,他在喊的时候,运足了气,显然是故意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通知所有人!

夜莺咬了咬牙,加快了速度!

可是,那些张不空的手下现在却并不急着动手,他们和夜莺保持了绝对的安全距离,纷纷用手电筒照着夜莺,一直锁定着她的身形!

就算是夜莺跑的再快,也不可能比手电筒光束更快!

不过,手电筒也暴露了他们的位置,那个比埃尔霍夫的手下枪法很准,弹无虚发,很快又有好几人倒下了。

现在,他的这种远程火力是对那些翠松山弟子的主要威胁!

打着打着,这个中年男人却哑火了,他的第三个弹匣,此时已经没有子弹了!

听到枪声停止了,这些张不空的手下立刻喊道:“快点围攻!他没有子弹了!就算他的子弹再多,现在也打完了!”

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付出了那么惨重的代价,都还没能拿下对方,这让他们很是无奈,就算是最终擒下夜莺,也是会受到张不空的重重责罚的。

“交给我!”

杜起名再度发出了一声长啸,然后长剑一挥,拦在前方的几棵松树已经被齐腰斩断!

夜莺见此,也不再逃走了,周围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把对方的最强战力杜起名给干掉的话,那么一切都是徒劳的!

“现在跪下,我饶你不死!”杜起名见到夜莺停下脚步,还以为对方放弃了呢,于是也停止了追击,站在距离夜莺三米之外的地方,冷冷的笑道。

“饶我不死?你还没有资格说出这句话来!”夜莺冷冷说道:“你和张不空就是一丘之貉!”

说着,她的身形一展,竟是主动进攻了!

“找死!”杜起名冷冷一笑,刚想挥动长剑,就在这个时候,枪声再一次的响了!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体育下载 苹果版 亚搏体育取款 亚博体育官方网站下载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020章 孽徒!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