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262章 这该死的毛病!

第2262章 这该死的毛病!

只有一个人能够把我弄的哭爹喊娘,那就是苏锐。

如果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以夜莺的性子,断然不可能说出如此开放的话语!

于是,苏锐虽然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伪,反而痛痛快快的承认了。

这个家伙真是够有责任心的!

估摸着如果夜莺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带着一个孩子出现在苏锐的面前,告诉苏锐这是他的后代,恐怕苏锐都会一脸懵逼的选择相信,毫不怀疑!

“我竟然有梦游的毛病。”

当苏锐喊出这句话之后,轮到夜莺一脸懵逼了。

什么梦游?

梦游是什么鬼?

要知道,昨晚夜莺基本上大半夜的时间里都没有睡,一直在偷看着苏锐,对方睡的十分香甜,甚至有着轻微的鼾声,苏锐这是什么时候梦游的?她怎么不知道?

这两人互相把对方给整懵逼了。

不带这样玩的好不好!

两人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

夜莺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于是尴尬的要死,身上的那股子冷意也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她所说的“在床上被人弄的哭爹喊娘”,其实所指的是在翠松山附近的酒店被打穴激发潜能的那一次!

那一次他们弄坏了两张床,夜莺吃不住这种疼,几乎叫哑了嗓子!

那不是哭爹喊娘又是什么?而且同样是在床上!

这种口误真是要不得啊!

然而,对面的巴松却并不知道,所谓的哭爹喊娘,并不一定指的是男女之事的!

苏锐并没有意识到夜莺的真正意思,这个家伙还在为自己的莽撞和梦游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呢!

梦游的时候干什么不好啊,就算是尿床,也总比现在强!

“咳咳,夜莺……那什么……我……”

苏锐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这时候他的小受性格发作,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意思。

他觉得夜莺这姑娘的为人实在是太好太好了。

发生了这么“恶劣”的事情,自己在睡梦中用“梦游”的方式拿走了她的第一次,夜莺竟然没有多么的不满,反而第二天像是往常一样,不吵也不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确切的说,夜莺还是有着一丝改变的,至少对苏锐的态度就温柔了许多——当然,这是苏锐的观点,他现在是带着有色眼镜看问题,在“梦游”的前提之下,似乎夜莺第二天的所有话和所有动作都能够找的到合理的解释。

苏锐真的很想给夜莺树个大拇指。

这姑娘和普通的少女真是不一样,要是换做电视剧里的那些女生,发生了这种事情,肯定哭着喊着要男方负责到底之类的,可是夜莺偏偏就没有这样讲,这性格和定力由此可见一斑。

苏锐由衷的佩服,但是佩服归佩服,眼下的他还是需要先道歉再说其他。

“夜莺,对……对不起。”苏锐涨红了脸,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说道。

而这句话,则是让一旁的巴松一脸懵逼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开始道歉了呢?

一个误会,能够让这剧场中的三个主角轮番着懵逼一遍,也真是不容易。

巴松在短暂的懵逼过后,心中再度涌出了怒火!

很显然,在他看来,苏锐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现!

睡了这么漂亮这么极品的美女,都把人家在床上给弄的哭爹喊娘了,结果现在却开始道歉,这特么的是不愿意负责任的表现啊!

还是不是个男人?还是不是个人?

夜莺也愣住了:“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不需要你说对不起啊。”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

这句话一说出来,似乎误会变得更重了,在苏锐看来,夜莺的这句话有另外一句潜台词——你不要道歉,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我只需要你负责到底。

“嗯,我会负责到底的。”苏锐深深的看了夜莺一眼,很认真的说道:“我会承担我所做的所有事情,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不知道为什么,夜莺看着苏锐这认真的模样,在哭笑不得的同时,忽然觉得心中有点感动。

夜莺知道苏锐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她很聪明,稍稍一想便明白了这误会是怎么造成的,也知道苏锐为什么会说出“梦游”之类的话来,她现在是已经是场间唯一的明白人了。

可是,夜莺的心中却在轻叹,她觉得,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就好了。

她也愿意将错就错,一直误会下去,误会一辈子。

这真是甜蜜的误会,真是让人脸热心跳的误会。

但是夜莺却并不是这样性格的人,要是换成那些电视剧里面的心机女,肯定会想着借机上位,牢牢的抱住男主大腿,从此尽享荣华与宠爱。

夜莺知道,如果这误会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对于她和苏锐之间的关系,肯定会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对于她个人而言也是有益无害的。

可是,夜莺的心中是有着明确的是非观念的,她并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她觉得,如果这种误会不解释清楚,那就是欺骗。

让苏锐一直蒙在鼓里,夜莺是于心不忍的。

“你想哪去了。”夜莺觉得十分无奈,她知道这误会是她口不择言所造成的,因此羞红了脸。

想着自己刚刚竟然说出了“在床上被弄的哭爹喊娘”的话语,夜莺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抱歉了实在,我不知道我有梦游的毛病。”苏锐看着夜莺那羞红的面庞,越发的认定自己心中所想了,他很认真的说道:“这该死的毛病……反正我是不会否认我做过的事情的,更不会让我的女人受委屈。”

这货的责任心实在是太强太强了,简直就是强的过火了!

听到“我的女人”这四个字,夜莺的心瞬间就融化了!

她此时此刻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深处那汹涌的情绪了,她多想就此扑到苏锐的怀中,然后好好的抱一抱这个男人!

不过,夜莺本身就是那种比较内敛比较保守的性格,即便是放在平时最情动的时刻,也根本不会这么做的,更何况,现在还是处于误会阶段呢。

这时候,巴松更懵逼了!

这两人到底在唱哪出戏?

一个忸忸怩怩,一个面带羞意,特么的,这是在搞毛线啊!

巴松这一腔怒火就卡在嗓子眼了,出不来也回不去的,这种感觉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尼玛,老子摆下这么大的场子,根本不是来看你们演二人转的啊!

周围两百多个赤着上身手提砍刀的谷麦古惑仔正虎视眈眈呢,可你们两个目标人物倒好,根本没有任何被包围的觉悟,反而含情脉脉了起来!

请问你们是来搞笑的吗?

巴松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被侮辱!这说明,夜莺和苏锐压根就把他无视了,当成空气了!

这比弄的他一身菜汤还要难受!

越是自认为强大的男人,越是有着强烈的征服欲望,这个巴松就是如此,他本来已经把夜莺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可是看到她竟然对别的男人如此的含情脉脉,是可忍孰不可忍!

…………

对于一个女人来讲,还有什么情话能够比自己喜欢的男人亲口说出“你是我的女人”更有杀伤力?

至少夜莺认为,这是她听过的最美的话。

只是有点可惜,这最美的情话却是建立在误会的前提之下的。

夜莺知道,自己不能将错就错,这对苏锐不公平。

感情这种事情,总是要你情我愿的,别看夜莺平日里总是一副高冷的样子,但是她的心思同样很细腻很敏感。

夜莺能够感觉出来,她和苏锐之间的感情,还没有到那种窗户纸一捅就破的时候!

情感这种事情,需要常年累月的积累,夜莺觉得,现在还不到时候,如果将错就错的话,那已经近乎于是对苏锐的一种“道德绑架”了。

“你不用道歉了,我也不是你的女人。”夜莺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说道。

说出这句话来,她得付出多大的勇气。

其实,只要夜莺现在什么都不说,以苏锐那“事前小受、事后男人”的责任心,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可是现在,夜莺亲手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夜莺会觉得有点可惜,但是却不会后悔。

她这样做,问心无愧。

可是,苏锐此时还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之中,完全没有听明白夜莺的真正意思,这个家伙看着对方,傻了吧唧的问道:“夜莺,你生我气了?我并没有把责任全部推给‘梦游’的意思,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做了就是做了,梦游时的我,那也是我。”

夜莺差点被苏锐给弄的抓狂了。

这人平时看起来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现在和笨蛋没什么两样了?关键时刻怎么可以智商不在线?

事情的真相还真是这样。

每每到了感情方面的事情,苏锐就会有点智商跟不上,如果他此时的脑子能够及得上战场之上的十分之一,恐怕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夜莺跺了跺脚,迅速的解释道:“先前是我的口误,我的意思是,打穴刺激的时候,我疼的死去活来,当时不还弄散了两张床吗……”

原来指的是这回事!

苏锐听了,并没有立即的如释重负,反而有点将信将疑:“夜莺,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不会是为了减轻我的负担才故意这样说的吧?其实我真的不需要你这样,我的责任我会承担起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体育下载 苹果版 亚搏体育取款 亚博体育官方网站下载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262章 这该死的毛病!的精彩评论